您的位置:一品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戰國萬人敵 > 410 趣味(為書友“滔滔不絕2”加更7/10)

410 趣味(為書友“滔滔不絕2”加更7/10)

作品:戰國萬人敵 作者:鯊魚禪師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狠狠地搓了一頓,新炊具的效果不錯。

    李專員也等于放松了一下心情,還意外發現“小桃花姬”也不純粹是個傻妞。

    “隨姬深沉,非是女良人,李君當謹慎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噯,陳君不要介意嘛。有云:君子矜而不爭,群而不黨。陳君還需要修煉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言不發地看著李解,“小桃花姬”突然眼眶一紅,然后一甩頭:“哼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李解頓時大笑,一把摟住陳蓁,“聽你的,聽你的,以后我少跟她說話。你想吃什么,我就做給你吃,咱們不請她吃了。如何?”

    “當真?”

    “比真金還真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湯,我還能再喝一點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專員忽然有點跟不上這妞的腦回路,可不管怎么說,隨國公主差了陳國公主最少兩個罩杯,那肯定是棄小保大。

    等安撫好了“小桃花姬”,晚上再去找隨國公主聊聊天,還不是美滋滋?

    只不過意外的發現,讓李解覺得這妞當真是有趣。

    有一種很微妙的養成感。

    入秋之后,晝夜溫差就大了起來,蚊蟲雖然還有,卻大多都是不爭氣的倒霉孩子,沒趕上夏天的大餐,就琢磨著秋天掙扎這最后兩下。

    咕嘟咕嘟咕嘟……

    到底還是沒有讓媯蓁喝雞湯,好喝歸好喝,多喝了也膩。

    一碗銀耳蓮子羹,用小盅煲起來,加幾顆“番禺”老哥販來的桂圓干,夜里漸漸浮現涼意的時候,喝上一碗,很是愜意。

    陶瓷調羹的質感很好,像玉一樣,媯蓁很喜歡瓷器,于是她就有了全套的彩瓷,各種式樣的,只要她想要,李解都讓人試著做一下。

    燒壞了也不怕,粉碎了回爐就是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隨國女子。”

    喝著銀耳蓮子羹,原本還在賞月的媯蓁,突然冒出來這么一句話,然后扭頭看著李解,很鄭重地說道,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就不一起住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這個答案,媯蓁表情雖然平靜,卻是連續把幾顆蓮子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吃得相當滿意,略微有些飽腹的感覺,“小桃花姬”這才微微張口緩慢吐氣,半晌,倚著闌干看著凈空中懸掛的一輪圓月:“君子矜而不爭,群而不黨。出自何人之口?”

    “先王。這是先王對我的指點,一點人生經驗。”

    “吳威王,蓋世雄杰!”

    李專員見她這副模樣,尋思著老妖怪那就是個孤家寡人,臨死之前先死仨兒子,這操作簡直兇殘到爆棚。

    就這玩法,李專員尋思著做個黨而不群的小人算了。

    別人先不看,就看太宰子起這個老東西,結黨營私那不是毛毛雨嗎?他跟誰合群了?他就跟錢合群。

    這不還是美滋滋?

    也沒見死全家嘛。

    李專員又想起了宋國“勁草”戴舉,這人當真是宋國忠臣,跟誰都合得來,跟他這個“惡貫滿盈”敵人,都能坐下來談,可他何止死全家啊,簡直就是死全族!

    戴氏精英,一把就送了干凈,剩下仨瓜倆棗,什么時候開枝散葉,還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兩相對比,李專員覺得還是子起比較爽。

    “你高興就好。”

    笑嘻嘻的李解湊到一旁,賞月他是賞不來的,沒那素養,摟著“小桃花姬”摸摸小手兒,那還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兩人一言不發,就這么互相倚靠著,好一會兒,“小桃花姬”這才道:“李君早點將隨國女子送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明天就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再次陷入安靜之后,李解輕輕地拍了拍她的手背,不多時,竟然聽到了輕微的鼾聲,不大,很細密的聲音。

    懷孕之后,什么時候睡意深沉,什么時候精神抖擻,都不怎么受控制。

    有時候一睡就是一整天都有可能,但有時候大半夜就爬起來懷疑人生。

    懷孕時間越靠后,胎動越來越明顯之后,那更是休息變得極為碎片,這時候對孕婦的身心,可以說是雙重考驗。

    李解突然覺得這個陳國女公子,只怕心理狀態還不如美旦這個浣紗女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李解突然想著多叫幾個女人過來陪她。

    只不過現在媯蓁的狀態,顯然也學會了吃醋,只是不會表達,也有點懵懂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子這個矬男,居然也有被人吃醋的一天,真他娘的刺激。人生果然處處充滿驚喜啊。”

    說罷,李解輕輕地將媯蓁抱在懷中,然后將她送回房間,輕輕地放在軟榻上。

    “小心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宮婢們都不敢抬頭看李解,晦暗的燈火中,李解那巨大的身形,給弱者的壓迫感,實在是強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這里原本就是“州來大夫”的“豪宅”,路室之中,此刻還有著燈火。蜂蠟混合香料燃燒過后的香味傳來,李解順便進去看了看,見媯夭還在繡花,便道:“怎地還不睡?”

    “本是睡了。”

    見是李解過來,媯夭面帶微笑,輕輕地摸了摸肚子,圓滾滾的,又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盡管還沒有出現妊娠紋,但密密麻麻的細密血管,紅的動脈,青的靜脈,已經能夠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之前送你的虎皮大氅,也該拿出來翻曬一下,免得生蟲。”

    “這二三月,都有翻曬,便怕天陰生蟲,免得秋冬難耐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看來是得提前蓋個新房子,弄個壁爐或者暖爐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從阿妹那里過來?”

    “哄她睡了,她想著趕人走呢。倒是個不好客的。”

    聽李解說得揶揄,媯夭也是掩嘴竊笑,“她自幼立志要做個有為公子,公父寵她太甚,乃至失了女兒心性,如今,倒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如今媯夭說話,越來越沒有原先陳國公主的味道,措辭用語,儼然就是一副喝多了穿越者口水的模樣。

    李專員很是高興,摸著媯夭的肚子笑道:“我只怕她生產之后,便仗劍刺我。”

    媯夭聽了,頓時嗤嗤嗤嗤笑了起來,但一想這到底是自己的親妹妹,又覺得這樣笑大大的不妥。

    最終笑得花枝招展,全無公主形象。

    兩人也是久未親近,膩歪了一會兒,也怕影響胎兒,李解這才起身:“早些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再一會兒便睡。”

    起身撐著腰,慢慢地將李解送到門口,目送李解離開之后,媯夭這才一邊微笑一邊返回座位,然后繼續繡花。

    跟兩條蛇精逗趣了一番,李專員此刻正是情緒高漲,性趣昂然,想也不想,大步流星直接到了東院,蔡芙和隨國公主,便是一起住在這里。

    進了東院,就聽蔡國白蓮花在那里嘰嘰喳喳說個不停,李解推門而入,蔡芙迎上來正要說什么,卻被李解一把抱起,不等她反應過來,半道上就被剝了個干凈,在隨國公主目瞪口呆中,李解直接隔著帷幔,開始傳授蔡芙幾種新的揮桿姿勢。
推薦閱讀:
捕鱼达人 打鱼游戏 广东11选五最新骗局 美人捕鱼视频 15选5官方同步 中特 澳门博彩娱乐有限公司 30元刮刮乐视频 北京pk10技巧规律后8码 20选5开奖结果玩法 浙江20选5开奖公告 生肖鼠 河北福彩20选5开奖走势图 全民欢乐德州潘多游戏破解版 山西掌上麻将扣点4人安卓 王者娱乐app官方下载 中国正宗麻将单机 吾爱破解捕鱼达人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