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一品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大唐坑爹穿越系統 > 第六十二章 手滑了

第六十二章 手滑了

作品:大唐坑爹穿越系統 作者:手撕鱸魚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“去把‘刀狩’張叫來。”李祐吩咐道。

    澤下條張,別號“刀狩”,愛刀如命,做事手段卑鄙奸險。

    為奪寶刀擄走伊織,在白山神社前與劍心相斗,最初因劍心沒有刀而占了上風,后當劍心拿得「逆刃刀.真打」后,形勢逆轉,最后被劍心以「龍卷閃·旋」擊敗,被送往警局,說出了出志志雄火燒京都的計劃。

    志志雄死后,張受了政府的安撫,成為了警察廳的密探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這貨向來就沒什么忠心可言,在原來的電影中,他就是痛快的供出了京都大火計劃,盡管看起來背后也有志志雄真實故意為之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這會李祐還沒安排宗次郎在溫泉村和劍心比斗,也沒有打斷劍心的「逆刃刀.影打」,自然也就不需要讓“刀狩”張跑去找那把作為名匠赤空遺產的「逆刃刀.真打」,所以他此刻還留在這鐵甲船上的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“刀狩”張頂著一頭殺馬特的黃色頭發,這坐臥行走都頗有點葬愛家族的狂拽酷炫吊炸天。

    看這囂張到不可一世的樣子,倒確實無愧他反派的名頭,實在是看著就不像個好人啊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手癢的厲害,叫你來切磋一下劍術。”

    李祐也很直接,對這貨確實沒什么好感,實在懶得廢話。

    話音剛落,他已經抽出了最近新得的名刀長曾彌虎徹,一把傳說一直是新撰組局長近藤勇最愛用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名刀虎徹。”“刀狩”張掃了一眼,就輕易的判斷出了這把刀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或者應該叫清磨,雖然是仿品,不過同樣出自名匠之手,比之真正的虎徹絲毫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刀狩”張還道出了它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“刀狩”張,對刀的見識真叫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一直在旁邊靜靜看著的由美,放下手中的煙袋,嬌笑著稱贊道。

    而“刀狩”張對這番夸贊很是理所應當的樣子,不去管別的,反倒把志志雄手邊的所有好酒都嘗了一口,還是對著瓶子喝的,這沒教養的做派,更是讓李祐喜歡不起來。

    “開始吧。”李祐不耐煩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“刀狩”張放下酒瓶,抽出了變化比較多的「連刃刀」。

    “刀狩”張一直隨身帶有多把刀。其中之一「連刃刀」為赤空早期作品,由兩把刀刀鋒并排并合而成。

    會在對手身上造成兩道距離極短而并排的傷痕,使傷口無法縫合而腐爛。

    而他的另一把「薄刃乃太刀」更是赤空后期一再改良所鑄的「殺人奇劍」,其刀身極薄,但仍能保持強度。

    揮出后再在刀鋒加重,使手腕能靈活控制刀的去勢,使對手難以閃避。平時刀纏繞在腰腹部當作護甲。

    電影中這家伙能和劍心打的有聲有色的,在劍心只能用劍鞘迎敵時,更是壓著他在打,還是有幾分本事的,但是比起宗次郎武藝還是要差一些。

    李祐從他這開始下手,正好可以感受下他們所謂的劍術到底是個什么樣子。

    志志雄真實一直強調的理念就是“弱肉強食”,所以他的手下們即便是比斗中也少有留手。

    尤其是動了刀,往往生死就在一瞬間,他們本來也不是說感情多么深厚,無非是合作者的關系,更是不可能有謙讓的意思了,因此“刀狩”張上來就是殺招。

    而李祐也是全力以赴,他又不是原來的志志雄真實,對十本刀的本領一清二楚,實力也足以讓他用游戲的心態來面對這些手下,唯一能引起興趣的也就是他的前任劊子手緋村拔刀齋而已。

    不過真個打起來,除了剛開始的時候李祐有點不適應“刀狩”張的招式,一直采取的守勢,到了后來就變成一直在壓著對方在打了。

    李祐殺的人雖然不一定有“刀狩”張多,可他見識過的武藝絕對比對方要來的多,畢竟經歷過好幾個世界的歷練了,在大唐那邊也沒少接觸各家武將的功夫,對敵經驗上還是要豐富一些。

    而他的力量和速度面對“刀狩”張都占據著優勢,對方所量仗的無非是這「連刃刀」的特性而已。

    看著自己穩穩落在下風,“刀狩”張干脆的跳出了戰圈,丟掉「連刃刀」,將他最為得意的「薄刃乃太刀」抽了出來,顯然是打算拿出壓箱底功夫來了。

    在志志雄這里,地位都是靠自己打出來的,就算是面對著首領志志雄本人,能打得過甚至能干掉對方的話,“刀狩”張也絕對不會手軟的,那樣他的地位還不是水漲船高。

    這「薄刃乃太刀」勝在一個變招迅速,刀法詭譎,不過面對著李祐還是有點不夠看的,同樣適應了幾招以后,李祐就找到了一個空隙,打掉了「薄刃乃太刀」,然后習慣性的對著“刀狩”張就是一個大抹脖。

    看著“刀狩”張那難以置信的眼神,李祐都有那么點不好意思了,就……手滑了……

    李祐之前是習慣性這么弄死對手,面對“刀狩”張時又不自禁的進入了對戰的狀態,加上本來心中對他就有成見,可能也是第一次對決這個世界中的刀法高手難免有點緊張,所以順手就來了這么一下。

    “志志雄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本來圍觀的人這下也是不淡定了,那可是十本刀之一的“刀狩”張啊,就切磋一下而已,就這么給殺了?

    “‘刀狩’張未經我的允許,就把京都大火計劃透漏了出去,這樣的叛徒不殺,留之何用。”

    李祐才不會告訴這些人他是手滑,當然要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才行。

    這種壞人殺了也就殺了,他倒是沒什么愧疚的感覺,只是得維護下內部的團結嘛。

    而且這事“刀狩”張后來確實也干了,只不過現在還沒發生而已,說起來也不算冤枉他。

    “可是,志志雄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旁邊也有大概是屬于“刀狩”張的手下人,不由得想要替他鳴不平的樣子。

    大概是志志雄之前其實就有交代過“刀狩”張要把這京都大火的計劃泄露出去?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要啊……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李祐二話不說,提著刀就把這幾個人給砍了。

    這些家伙除了慘叫以外,竟然絲毫沒有抵抗的意思,可見志志雄平日里的威勢有多強。

    “那么,現在還有什么疑問嗎?”

    李祐滿意的看著手中的武士刀,同時對著周圍的人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自然沒人敢再答話,敢的這會都在地上躺尸呢。

    “嗯,這把虎徹真的很鋒利,怪不得那么受喜愛。”

    李祐擦拭過手中的武士刀后,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這表現才像是一個殺人如草芥的大魔王該有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先到這里吧。”

    感覺到身體有些熱了,李祐可不想因為打斗太久,而像原本的志志雄那樣悲催的自燃,還是早點結束今個的所謂切磋吧。
推薦閱讀:
捕鱼达人 打鱼游戏 网上赚钱软件是真的 多多视频棋牌游戏 今天股票开盘吗 吉祥棋牌填大坑透视视频 赛车pk10定位技巧 新人怎么做网络灰产 加拿大卑诗快乐8走势图 二肖中特期期准 广东麻将群一元一分入群 千炮捕鱼技巧 qq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网上家教做题赚钱 微乐长春麻将安卓版下载 股票价格指数公式 有什么棋牌游戏好玩 福彩25选5中奖规则